旭先生 城旭遠.jpg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幾天他沒有等她一同出門前往各自的公司,他隨著堵塞車陣思索著自己與妻子之間的問題到底在哪;而她乘著人滿為患的捷運,臉上微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眉頭深鎖嘴角微微下垂著。

 

公司內一如往常地忙碌,她的好友問:「妳已經這種表情兩三天了,你們該不會還在玩那種小女生的冷戰遊戲吧?」只見不願回頭的她死盯著電腦螢幕緩緩地說:「是啊,如果還能講個話吵幾句倒是還好,晚些再說吧,先讓我忙完手邊的事情。」看這情形她是無法將話題延續了。

 

好友們之間都瞭解,這段婚姻、這個男人讓她的改變不少,也許是因為在幾年前總算是讓她遇見了好對象,經過幾次的感情失敗讓她決定徹底改變自己由小公主改變為「灰姑娘」,但這樣的改變對於她而言總認為漸漸地再所愛的人面前無法敞開心胸徹底做自己,遇到了不悅的相處模式也只能摸摸鼻子、往肚裡吞下所有怨言。

 

下午三點鐘,正在向眾主管們與老闆做簡報的他,心不在焉地將投影片中的內容與口中說的內容混了淆,急於矯正的他連簡單的話都說不清楚了,這次不但失了面子、更失了專業能力。看見平時既專業且意氣風發的同事見狀關心地問:「跟老婆吵架啦?看得出來你有心事喔!」同期進公司的同事這麼問了他。「其實我有時也不知道該如何跟我老婆溝通,我只是希望她在外人的眼中是個良好的形象罷了,但是她唉!」

 

看得出來,他試圖以男人間的語言來解決夫妻間困擾。同事深深吸了一口香菸、緩緩吐出嘆息說:「你說的 外人其實只是你自己吧!我說你啊,不只是夫妻就連小情侶都很困難改變另一個人的思維和氣質了,你何不讓她好好做自己就好呢?這樣你們倆多辛苦啊!」脫離了學生與當兵時代後,很少人這麼語重心長向他說著大道理。

 

洗滌了整天的疲倦,春季偶散發悶熱的天氣使他赤著上身、汗水還混合著未拭乾的水珠隨著背部線條滑下,他感受著風扇拂來的微風說:「前幾天其實我很想謝謝妳,做了滿桌我最愛的菜色,抱歉讓妳失望了。」見到久違溫柔的他似乎這幾天的不甘願全都讓她釋放乾淨了。

 

「我想了很久,我愛的是妳那份溫柔婉約沒錯,但就因為我真的愛妳我更要為妳體諒更多才對,這次是我真的太過火了,希望妳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願意改變自己的心態和對妳的態度,對不起」語氣中夾帶著羞愧的他這麼說著。

 

看見頭低低的他緩緩道來這幾天的真性情,她不禁不捨地啜泣,眼淚還來不及順著臉部曲線停在下巴位置,她已從正面環抱著他說著:「那天我真的說話太衝了,我想跟你說,遇見了你我從來沒有這麼努力改變自己過,我真的好想要你一直留在我的身邊、永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好愛你啊」哭泣的她似乎已經無法正常地調整呼吸與說話,只見她說著說著哭得更大聲了;也許因為不捨,他緩緩地拍著她的背試圖將她的情緒安撫下來。

 

「我只想要妳勇敢做自己,從為妳帶上婚戒那天起我就告訴自己不會離開妳了,不要怕,我一直在身邊。」

 

這晚,他們從未有的真實與踏實感都在同一刻併存著,他心頭上有個很明確的位置是她、她心頭上也終究有著屬於他的歸屬感不再害怕。而他溫柔地從後方環抱著她穩穩地入睡了。很多時候我們都想要用「改變」來留住心愛的人目光與愛意,但卻違背了上天賜與我們最美的部份「真誠」。原本的自己所想要呈現的樣子與實際所表達出來的行為根本天差地遠,當然改掉所謂「公主、少爺病」是很令人敬佩的事情,但每個人都需要從中去調整成自己可以「適應」的狀態,而不是一昧地只知道要討人歡新忽略了自己。然而,當我們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應該是要喜歡他原有的樣子,並不是改變成為自己的「理想情人」,這麼做的話實在對於另一半太過於慘忍而不切實際。

 

每個人都曉得溝通的重要性,卻總是忘了溝通是要取得「雙贏」的局面,如果仔細回想,你的溝通只是批判、說氣話,這樣根本不叫做溝通充其量只是個吵喋不休的惡言怨偶罷了

 

愛情之所以迷人,是因為它值得被百般呵護。

by. 城旭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城旭遠 的頭像
城旭遠

城旭遠

城旭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