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78693_10155298230679806_1687271218_o.jpg

 

曾經,維持了近半年的時間我都接到同一位女性友人的深夜訴苦電話與訊息,那是一段既正常卻又帶著矛盾的畸戀。我常思考著,這樣的戀情已經知道不會有好的結果,為何還要如此執著地將自己綑綁在其中呢?

 

「我受夠了他三番兩次拿著我的手機質問我那些訊息的人是誰,我都沒看過他和他女友的訊息了!」電話那頭的A女我感受到他的氣憤口水快穿過話筒直逼我的耳朵。

 

就讓女性友人稱為A女吧,A女的男友A君是一名生技公司的高階主管,與B女已經交往了三年且早早就開始籌備婚禮的各項事物,卻在某次的工作接觸下認識了A女,一見如故的兩人沒多久的時間便墜入愛河、正式開啟了一段不被祝福的黑暗戀情。

 

「既然你早就受夠了這樣的他,為何不趕快結束、讓自己調整到最好的狀態迎接下一段更適合自己的戀情呢?」對於他們的感情百思不解的我這麼問著她。

 

「如果能夠簡簡單單地放棄一段感情,這世界上又怎麼會有這麼多想不開的人呢?」

無奈的她這麼說著。

 

其實早就預料到她會往這方面去思考這段關係,但愛情裡最傻的就是委曲求全、讓自己戀愛得不光明磊落了。

 

他們除了前幾次的約會在公眾場合、彼此的公司裏開會,大多時間都是在A女的單身公寓裏頭,每當幾小時的歡樂與幸福時光過去後,A君總匆匆地穿起白襯衫、將領帶綁回衣領穿起西裝褲在深夜十一點前離開,此時的A君彷彿像個「男版灰姑娘」要在表定時間午夜十二點前抵達他那有著B女的「溫柔愛窩」才不會讓加班藉口得以露出任何馬腳端倪;獨留A女赤裸地躺在單身公寓中享受著A君躺過的餘溫,好多次她伴隨著窗外的滂沱大雨聲跟著泣不成聲(其實我很想問她為何不加裝氣密窗),總想著自己的感情路有多麼坎坷悲情。

 

這次,在準備歡樂時光開始前,B君滑了滑A女的手機說「為什麼那些男的都喜歡在半夜後傳訊息給你啊?你是要有幾個男人在身邊才足夠?」。

 

這下可好了,連歡樂時光也不用開始了,想也知道這話題會跟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越滾越大,直到轟然撞上聳立岩壁才肯停下崩裂。

 

「說話要憑良心啊!在你身邊這段日子我有抱怨過任何事情嗎?我有腳踏兩條船嗎?就連我和同事朋友的訊息你也要吃味?」看得出來A女真的無法忍受再這麼委屈下去了。

 

曾經,A女告訴我,她想要當個夢幻新娘在關島舉行浪漫婚禮,日期最好選在六月當個幸福的美麗新娘。但是她卻成了另一個女孩的感情瓜分者,當然不得不承認的是她想要用自己的力量、魅力、A男對她的愛意讓自己由小三扶為正宮,(感覺在她身上隨時都會發生社會新聞)緊接著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讓她自己做個完美的六月新娘了!

 

「我女友懷孕了,我們下個月就要提前登記辦婚禮。」

這句話是在歡樂時光過後,A女環抱著A君的厚實胸襟時他緩緩從口中說出的。(這男人也未免太狡猾了吧!)

 

當時A女的心情著實從天堂墜落到深不見底的懸崖,那些初次見面的陽光笑容、笑起來露出整齊潔白的A男與她在這幾個月內的所有約會時光宛如人生跑馬燈一一浮現在腦海。而A女也無法留下任何代表憤怒或悲傷的淚,一滴也無法奪眶而出。

 

「你快回家陪你老婆吧,我不會讓你難堪的請放心。」

這是她最後可以做的祝福,但想也知道這份祝福根本不是打從內心的祝福。

 

唉,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所謂的完美計畫,偏偏計畫總趕不上變化啊!在幾次的激情與爭紛後A君終究也將這「玩票性質」的感情狠狠地劃下了句點。而A女雖然感到委屈不平,在幾次訴苦中難免露出憤慨語氣,但那種憤慨語氣是帶有哀愁的,甚至哀愁的成分有時還比憤慨還來得多許多。但很慶幸地是她沒有選擇傷害自己、也沒有急著將自己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之中。經過了一小段的時間後終究想通這段感情根本不屬於她,在她和我聊完這段故事後再也沒聽她分享過任何愛情煩惱與故事,倒是看她在世界各地旅遊當個美麗陽光又活潑的背包客,(有時去的一些國家地名根本連聽都沒聽過)選擇用樂觀方式做回她自己,並且活出一段勇敢。

 

其實人生不就這樣?不管是不是愛情,本來就有些插曲會從中而來,雖然介入他人的愛情是件令人好頭痛的事情,但學會讓自己鬆手、放寬心去看待所有的過錯,用不同的方式回饋自己的內心,也相信這麼做會是最好的方式,也是對得起自己的一種模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城旭遠 的頭像
城旭遠

城旭遠

城旭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