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旭遠2.jpg

 

     他們一如往常地坐在最愛的餐館,吃著最習慣的法式櫻桃鴨胸、手上還搖晃著Maison Leroy 1999年份紅酒,戴在左手無名指的鑽戒透過金黃色光束,今晚看起來特別閃耀;看得出來她今天特別將及肩深棕色秀髮精心盤起、散發出與以往不同的典雅氣息,而他今天將淺藍色襯衫和黑色領帶取代了平時的休閒Polo衫。這是他們的第六年婚姻慶祝,而這兒是屬於他們相識後的第10個春天夜晚。

 

      餐館內音響播放的藍調老黑人音樂讓眼前的餐點吃起來格外有味道,不知是否因為邊聊天吃著她最愛的料理,一下時間吃得太入神,手中刀叉摩擦了盤中發出的尖銳聲音令他「嘖」了一聲、眉頭緊鎖且略帶著大聲及責備語氣地說:「不是告訴你很多次了嗎?這是什麼場合,注意妳的禮儀好嗎!」面容略帶羞愧的她只說了:「嗯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下次不會了,先吃吧。」這是她正式接受他的大男人,第六個帶有不悅與羞愧的春天夜晚。

 

     「不是我要說妳啊,我都教妳餐桌禮儀也好多年了,也沒看妳在進步。」大男人氣勢依舊如他,牽著她的手緩緩地走路散步回家,口中還不忘碎念稍早在餐廳的不滿意。猜想,照這樣的情況來看今晚的餐桌禮儀這項“作業”他給了75分。雖然只是一件小微不足道的小小事情,但她的臉色卻如同被數學老師叫起身責備分數不及格的女孩,而今晚回家的路途也顯得遙遠得多。試圖打破尷尬氣氛的她說著:「老公我們好久沒出國了,那下次去倫敦看雪好嗎?」語中帶著撒嬌且期待的她,最愛從各式各樣的影片中看著倫敦美景,從開始工作以來最想給自己的一份禮物就是到好遠的倫敦,被深愛的人從後方環抱著、手中拿著熱可可觀賞著郊區小木屋窗外的冬雪(這麼浪漫夢幻的橋段真的也只有西洋電影才看得到了)。他往左側轉頭盯著她充滿期待的眼睛說:「妳不是知道我怕冷嗎?」。這樣簡短的幾個字,這夜又讓她這位小女孩瞬間長大成為成熟女人了。

 

      某個飄著細雨的下午,她難得向公司用加班時數請了假,想要早早回到家燒一頓他愛吃的拿手料理,想讓辛苦下班後的他能夠享受到妻子難得的幸福滋味,那畫面想著想著她露出滿足的微笑,那有著深刻小酒窩的笑容是他深愛的一部分。可能是想像的畫面太美,她開心地忙著料理、手中還拿著自己最愛的冰鎮香檳,邊啜飲著邊聽著輕快爵士樂、隨著音符輕輕擺動著手中還不忘忙著料理,這樣的她彷彿讓屋外的細雨靜止灑出夕陽的美好了!在兩人共同設計的摩登風格廚房結束了晚餐烹煮步驟“接下來再稍微擺設餐具,等老公回家就可以享用愛心料理囉!”開心的她這麼心想著。

 

      辛苦的丈夫今天似乎了解妻子為他用心料理晚餐的辛苦,今晚距離下班時間沒多少的時間就聽見鑰匙轉動玄關門把的聲音;並用著渾厚的嗓音說著:「老婆我回來了!」就像日劇我們常看見的場景,今晚難得在家迎接老公回家的她替他接過了公事包說:「回來啦,辛苦了!」看得出來香檳帶來的微醺和開心的下午時光讓她笑得更香更甜了。「為什麼你身上酒味這麼重?現在這時間你喝什麼酒啊?真是沒氣質!」。這時她愣了一下,似乎這六年來的累積已經到了極致緊繃階段,「你到底算什麼嘛!為什麼你對我總是有說不完的批判?」說著說著,她的眼眶已經漸漸濕潤了。「我特地用自己的加班時數來換一個揮汗的下午,只為了在廚房了給你一頓愛吃的料理,為什麼你總是喜歡用你的角度看待所有事情呢?」倍感委屈的她這麼說著。

 

      第一次看見溫柔婉約的她用力使出全身能量喊出的幾句含淚怒氣,站在玄關深灰色西裝外套還來不及脫下的他,早已被眼前不一樣的她給震懾了,「我的意思是,妳是個有氣質的女人,怎麼會在這時間喝著酒,這根本不是我認識的妳啊!」似乎震驚的他想要用些什麼話語來解釋這段插曲。「我喝酒又怎麼了?你愛什麼時間看球賽喝酒我有說過什麼話嗎?你認為這樣的你對我有任何公平存在嗎?」她說。

 

     特地準備的愛心料理,已經在餐桌放置了好一段時間,隨著爭吵聲似乎它們已經將熱騰騰霧氣吐光殆盡了。這晚,無辜的料理結局是在廚餘桶中躺了徹夜,而他並沒有從後方環抱著她,背對背睡著的靈魂眼睛依舊明亮,這是她是習慣的六年第二個月,也是她徹底將怨氣散佈的的第一天。這是他與她的第一次爭執,也是他沒有慣性擁抱的第一夜,或許,這也是最後一夜。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城旭遠 的頭像
城旭遠

城旭遠

城旭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